两个强奸犯的好手段   亚洲性图   

两个强奸犯的好手段

那天是个周二,阳光明媚,我们等到上午10:30,因为这个时间人很少,基本都在上班。我们顺利的来到他们家门口。大奎掏出工具(对于我们这种靠小偷小摸过日子的人来说,开个门撬个锁基本技术),老式的铁门在大奎面前毫无技术难度,不到30秒,我们就进入了他们家。

  是一间两室一厅的旧房子,收拾的干净利落。沙发,茶几,电视,冰箱。应有尽有,客厅里挂着夫妻俩的结婚照,女主人依偎在老公的怀里幸福的微笑。

  「婊子样,妈的!呸」大奎气愤的骂了一句。

  我们随便进入了一间卧室,床上铺着粉色的床单,简单干净,墙壁上也挂着结婚照,没错,应该是夫妻俩的房间了。床边一排靠墙的衣柜,床头一个简单的床头柜,床位放着一个不大的梳妆台,上面放着各种瓶瓶罐罐。

  「妈的,先找找婊子的胸罩裤头放在哪!」大奎一脸淫笑的开始翻箱倒柜,终于让他在衣柜里的发现了一个放满内衣内裤和袜子的抽屉。

  「哈哈哈,看看这个婊子有没有性感一点的内裤」「啧啧,看看这个」大奎拿出一条前面透明的黑色内裤,后面相当窄小。拿起来就放到鼻子上闻「我说,你他妈是傻逼吧,一股子洗衣服的味道好闻吗,你当那是原味的啊?」

  「老子来给你加点味道」大奎顺手将内裤塞进了自己的裤裆「走的时候在给她放进去。」

  我仔细观察着每一个细节,大奎继续做着猥琐的事情,一会玩玩内衣,一会玩玩丝袜,时不时说两句猥琐的话。

  我打开另外一个房间的房门,突然吓了一跳,墙上贴着各种足球海报,一双鞋子上面放着散发着臭味的袜子。床上扔着一套保安制服,明显有人住。

  「大奎,大奎,快走,这个房间估计住着他弟弟,我们没观察他上下班时间,搞不好随时有可能回来,快走。」

  大奎依依不舍的从裤裆里掏出焐了很久的内裤,放回原处。我们从猫眼看到外面没人,迅速打开房门出去了。下到楼下刚刚走开一百多米,远远的看到一个保安模样的小伙子,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分明就是那个贱人的弟弟。好险啊,险些就被发现了。

  我们继续观察他弟弟的工作时间,掌握到他每天上午9:30上班,下午五点下班,但是中午11:00回休息和吃饭。只是周五晚上在门卫值夜班。

  「怎么办,家里住着两个男人,我们能怎么办。」「我有个想法,你有没有注意到,他们冰箱里没有什么饮料,唯一的水大概就是茶几上那个很大的量杯。估计一家人都是用那个喝水。咱在里面下点药,然后等他们睡着了,再进去。」我提出一个想法,等着大奎的回应。

  「下药倒是不错,药也好搞,耗子那里就有,经常在酒吧搞女人,咱们买一点问题不大,不过咱们怎么知道他们喝没喝睡没睡呢,总不能去敲门吧,万一没睡死怎么办?」

  「这个嘛,他那个保安弟弟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?」「那个狗日的,化成灰我都记得啊,上次给老子干那一下子,现在还疼着呢。」「记得就好,我们去保安室,看周五晚上值班保安的电话,就可以记住他的手机号,到时候给他打电话,要是没接,应该就是睡死了。不过以防万一,咱去搞两套警察的衣服,到时候打电话没人接,再上去敲门,要是他睡了,那对夫妻没睡就说是辖区警察,提醒一下居民防火防盗。要是没人开门,嘿嘿,那就是中招了,咱就进去干就完事了,哈哈哈哈」

  「你狗日的,真是有招啊,哈哈,就这么办,我鸡巴都硬了,想想那个婊子的大奶子就想操死她。唉,不对啊,你这个办法好像有点问题,你想想,他们不是同一时间回家,要是女的回来了先喝了水,男的回来她已经晕了,怎么办?」「操,我怎么没想到呢,得想办法让他们一起回家。」「那怎么可能呢,人家不一起下班,你又不能过去跟人家说话。」「妈的,不管了,先去搞那个保安的电话,回去再想想办法。」我们先到保安室门口,门口的布告栏上张贴着辖区负责民警的电话,然后写着周一到周日晚上,值班保安的电话。看着周五那个照片,我们都知道找对人了。

  我拿出手机记住他的电话,「李宝成,133……」过了几天,找道上人买的仿制警服到了。药也从耗子那里买到了,用法用量都搞清楚了,可惜就是没想到让他们一起回家的方法。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,我突然灵机一动,想到一个可以尝试的方法。

  「大奎,大奎,我想到一个方法」我兴奋的叫着大奎。

  「啥办法?」大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。

  「你去万达买四张电影票,最好是新上映的电影,要晚上的,我们搞个信封,然后去网上随便打印一张广告纸,放到信封里塞到他们家门缝里。这样的便宜是人都会占,我相信他们一定回去看。」

  「好主意啊,不过为什么要我买四张啊?还浪费一张票钱,三张不就够了嘛,他们就三个人。」

  「为的是不让他们起疑心,你想想人家家里三个人,你一个发广告的怎么会知道?」

  「妈的,还浪费一张。」大奎依然嘟嘟囔囔的。

  「可以了,你他妈的怎么这么抠门啊,你打炮不要钱啊,多出一张票钱,才多少钱啊,让你多打一炮好不好?」

  「哈哈哈哈,看老子一晚上不打她个五六七炮的,要把电影票赚回来!」一切都安排妥当,信封也塞进门缝,我相信他们一定收到了。到了计划的这一天晚上,我们在楼下超市等着他们现身。七点多了,没见到夫妻俩现身,连保安弟弟也没有现身,我估计他们已经去看电影了。按照计划,电影应该晚上9点半结束,我们抓紧时间开门进入,果然,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大的量杯,里面有一杯水,周围放着三个玻璃杯。

  我们把水倒掉一部分,按照事先设定好的比例放入粉末。然后还原,从容离开。我们跑到村口的公交站台附近,一边聊天一边等待他们看完电影回来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时间也来到了快十点了,就在我快等的不耐烦的时候,543路公交到站了,上面下来几个人,我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夫妻两,和那个高大的保安弟弟。我两相视一笑,现在就看他们会不会回家喝水了。

  「一个半小时,过一个半小时,咱去找个公用电话给李宝成打电话。」大奎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,我看到他疯狂的搓着手。

  这一个半小时过得比一年还要慢,终于十一点四十了,看看他们家里的灯居然还亮着。

  「要不再等等吧,还没熄灯,估计还没睡。」大奎回头看看我,我点点头。

  又是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,屋里依然亮着灯。

  「怎么办啊,兄弟。估计是不成啊,要不算了吧」看出来大奎脸上写满了失望。

  「不对啊,这么晚了还没睡,不可能啊,是不是已经睡死过去了,没来得及关灯啊?大奎,去用公用电话打李宝成的手机,我去门口听听,如果我听到手机响,但是没人来开门,我就给你打电话,你就换好警服过来敲门。」「好的」大奎往村外的公话亭走过去,我则快步上了楼,我把耳朵附在他们的门上仔细听里面的动静,里面没影任何声音。安静的我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
  「当初是你要分开,分开就分开……」

 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吓出我一身冷汗,感觉李宝成手机就在客厅里响,估计是那种国产跑马灯大音量手机,手机响了足足四十秒,依然没人接。然后又安静了下来。随后手机又大声的响了起来。十秒,二十秒,三十秒,好了,估计他们都中招了。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掏出手机来给大奎打电话「大奎,你快上来吧,有个婊子等着你来操啊。」

  等了十分钟左右,只见大奎穿着警服大摇大摆就上来了。

  「你他妈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,你看就是个痞子样。」大奎一脸的不屑「怎么了,老子这样才像警察,警察不就是穿制服的痞子嘛,比我强吗?你躲远点,我来敲门。」「不用敲门了,那个B货手机声音老大了,响了两次都没人接。直接开门进。」「您请好吧就,看我的。」大奎从口袋里掏出工具,还是一样,半分钟的时间,门就开了,我们一前一后进了大门。客厅里灯火通明,一进去我就吓了一跳,客厅的沙发上赫然躺着保安弟弟李宝成,他就穿着制服躺在沙发上打着呼噜,连鞋子都没脱。茶几上放着三个杯子,都不在原处。

  李宝成的手机就放在茶几上,闪闪的手机灯提示着未接电话。主卧室的门紧闭着,我们轻手轻脚的走过客厅,我示意大奎过去打开卧室门,我则躲进了厕所,厕所的洗衣机上放着夫妻俩换下来的衣服,一条白色内裤映入我的眼帘,我微微一笑,拿起那条内裤,是一条白色半透明的性感内裤,裆部湿湿黏黏的,闻了一下,一股骚味让我瞬间勃起,想想一会我可以把坚硬的鸡巴插入这个温暖的骚洞,我感觉自己心都快跳出来了。

  就在我神往的时候,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,我下意识的扔下内裤。大奎看看我「兄弟,没问题,都睡死过去了,干嘛啊,有B不玩,在这玩原味,可以啊!

  咪咪我已经揉过了,真鸡巴大啊。走,过瘾去!」大奎拉着我进了卧室,卧室的灯已经被打开了,里面有一股淡淡的香味,灯光明亮的照着床上熟睡的两个人,男人穿着一条内裤,女人穿着薄薄的丝质睡衣侧卧在男人的怀里,粉红色的内裤若隐若现的露着。

  「先来看看这个婊子是不是真的没长毛,啊哈哈哈」大奎猴急的拉起女人的裙子,粉色内裤就完全暴露在我们眼前,大奎把女人从男人的怀里翻过来,平躺在床上,伸手就去拉内裤,从肚脐下往下拉了一点,还是没看到阴毛,大奎停了手。「好东西留到最后再看,哈哈哈,先来亲个嘴。」「你这个B还挺有耐心,我还以为你他妈上来就要操B呢。」我在一旁调笑大奎,大奎根本没理我,抱着女主人就亲上了,使劲把个舌头往嘴里送,发出猪吃泔水的声音。我全不顾正亲的津津有味的大奎,我来到客厅,打开放在桌子上的女士背包。

  找到证件。「李宝丽,24岁」我拿出手机,给身份证拍了张照,我总要记得害我们进看守所的婊子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吧。又找到工作证,原来这个婊子是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的OL,难怪每天穿着正装上班呢。我又找到她老公的钱包和证件,都拍了照。

  我回到卧室,大奎还在努力的一边摸奶子一边接吻。

  「兄弟,这个婊子的奶子真的大,你来摸摸看。」我走过去,她的丝质睡衣已经掀到了胸部以上,硕大混元的乳房上却有两粒不算大的乳头,骄傲的躺在粉粉的乳晕上。被大奎捏的高高的挺立着。我一把握住,手指缝夹住乳头搓揉起来。

  拉起乳头,入肉随着乳头高高耸起,一放手,立刻像掉下的果冻一样弹回了原处,真的爽啊。上次偷看她洗澡,我就知道是个大咪咪,没想到摸起来这么过瘾。大奎亲够了,从她身上爬起来,站在床边。

  「雷迪斯俺的乡亲们,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刻了,都准备好了吗?」「你他妈贫什么,不就看个B吗,还整出句鸟语来了。显你了?」「来,狗娃,你到她头那边,然后把她两个腿掰开。」我从上面,抓住李宝丽的两个膝弯,用力往两侧向后打开,神秘的私处被薄薄的内裤遮住,若隐若现。「卧槽,开到这么大,两边沟子里都没毛,真的是个白虎吧。今天过瘾了。」大奎擦着口水,兴奋的说到。

  只见大奎隔着内裤抚摸着李宝丽的私处,一边摸还一边跟我说,可以感觉到里面散发出来的热量。摸了一会,他用手指勾住内裤的部一侧,然后穿过脸去朝着男主人的方向,很认真的说,「兄弟,对不住了,本来我们只是偷看一下你老婆洗澡,结果你非要把事情搞成这样。看,我肯定还是要看的,但是今天就不只是看看了。来来来,我先看看你老婆的B」

  说着用手指一勾,把内裤裆部勾向一侧,女人最私密的部位就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他的面前。「我操,真的漂亮,比外面洗头发的婊子好看多了,来来来,你也来看看。我去帮你扶着。」大奎走过来,替换了我的位置,我来到床位,用一样的方式拉开的女主人粉色的内裤。阴蒂上面有一点点细细微微的茸毛成倒三角形,阴唇红红的微张着,两侧干净的连一点黑色都没有。真看不出是一个24岁的少妇,我伸出一只手指,慢慢的探进去,里面紧窄湿热。小洞穴立刻咬住我的手指,感觉挺紧的样子。

  「兄弟,你们平时不操逼嘛?你老婆的逼居然嫩成这个样子。」我大声的侮辱着沉睡中的男人,报复的快感在我胸中荡开。「我先舔一下你老婆的B,湿透了在操她,看吧,我在心痛你老婆,怕她疼呢。哈哈哈」我俯下身子,吻上了两片粉嫩的唇,我第一次用嘴巴接触女人的下体,因为以前做爱的女人,下体都看起来很不好看,完全没有舔的欲望。我像小男孩得到心爱的玩具一样,认真的用舌头和嘴唇挑逗着她的下体,慢慢的我看到里面流出了黏黏透明的液体。

  「大奎,你扶好啊,我先操一会。」

  「好好好,你先操,你是大哥。反正也不是处女,无所谓。哈哈哈」「兄弟,看你老婆B已经完全湿透了,她想要我操她了,那我就不客气了啊。」我退下床,脱掉身上的衣服裤子,挺着坚硬如铁的鸡巴,跪回到李宝丽的两腿之间,从新拉开内裤的裆部,在大奎的帮忙下,女人的双腿已经最大限度的打开。我一手扶着鸡巴,龟头抵住了女人的洞口,里面传来的热量仿佛在欢迎我的进入。

  我慢慢的送入,感觉龟头先接触到一团湿滑的软肉,然后慢慢向两侧退开,留给我中间一个无比湿热的内陷,我顺势顶了进去,刚刚打开的阴道迅速的还原夹住我的阴茎,舒服的无以复加。我继续缓缓进入,直到完全进不去了为止,我恨不得将阴囊也塞进去,我就这样放在最里面,感受着女人阴道完美的包裹,阴道内的褶皱,湿湿热热的包围着我的阴茎,让我居然有了想射的感觉。

  「卧槽,你老婆的B里真的太舒服了,妈的。真想死在里面,不对,兄弟,错了,现在是我的老婆了,哈哈哈。」随着大笑带来的身体震动,阴茎在阴道里蠕动了好几下,我感觉真的想射。然后果断抽了出来,不能这么丢人。随着鸡巴的退出,阴道立刻还原,居然又闭合起来。

  「我草你妈,你玩的那一套啊,老子等了半天,你倒是干啊。」大奎不满的骂着我。

  「让你来干一下吧,我就是先操进去感受一下。你来吧」我边说边让开了为止,大奎来到我身边,一把拽下女人的内裤,丢在了床边。然后迅速脱光了衣服,跪在女人两腿之间,抬起双腿,挺起鸡巴,刺了进去。「啊……,」大奎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,「太鸡巴爽了,好紧啊,夹得我直哆嗦。」我在旁边捡起内裤,盖在了她老公的脸上。「嗯,嗯,嗯,嗯……」大奎已经快速的耸动起来「操死你,操死你个婊子,妈了个逼的,害我进看守所,现在老子使劲操伱,使劲操你。看你在你老公怀里笑的那个淫荡样,现在更开心吧。」大奎一边草,一边对着床头墙上的结婚照自言自语。「哇,好紧,好多水,操死你,草死你」随着大奎的耸动,女人的乳房像摆动的果冻,前后只颤,我马上握住一直,合住乳头,用力的吮吸,然后把鸡巴送入女的嘴巴里,昏迷中的女人,嘴巴很难进入,牙齿碰到我的鸡巴还有一点疼,我就拔了出来,专心的玩着女人的乳房,摸揉吸舔。

  只见大奎动的越来越快,豆大汗珠从额头上滴落,居然在女人的肚脐处攒出了一小滩汗水。「啊,不行了,我—— 我射了,准备接住吧,啊……」大奎用力抵住女人阴道的最深处,在那里疯狂的射精。他抽搐着,将自己好久的积攒全部释放到了女人的最深处。

  他瘫软在女人的身体上,半天不动,一直喘着粗气。「不行了,要死了,你老婆太骚了,我要死在她身上了。射了好多进去了,估计会怀孕,恭喜你啊,准备喜当爹吧。」大奎边说边从女人的身上爬了起来,抽出深深插在女人深处的阴茎。阴道口居然迅速合拢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精液居然一点也没流出来。

  「好爽啊,兄弟,虽然这个婊子不能叫床,但是确实是我做爱做的最舒服的一次,该你了,你上。我去拿手机过来拍照片,以后可以回味一下嘛。」我来到女人脚边,粉嫩的脚指头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,我把娇嫩的小脚捧在手心里把玩,一个个嫩嫩的指头,像初春的小笋尖,我用亲了亲其中一个脚趾,没有什么异味,其实我不是恋足癖,只是那对小脚丫确实很可人,忍不住想呵护一下。我分开女人的两腿,跪在腿间,小阴唇由于撞击和摩擦通体通红,显得更加娇嫩。

  阴道口开始细细微微的流出一点白色透明的粘液,分不清是她的爱液还是大奎的精液。

  我扶起硬的如钢似铁的鸡巴,在阴道口一下下的摩擦着阴蒂,阴道口在我的挑逗下开始微微张开一点小口,精液也开始淅淅沥沥的流出来,见证者刚才的一场春宫。我是不嫌弃大奎的精液的,毕竟我们是过命的交情,我顶住阴道口刚准备发力进去,就听到大奎在旁边叫我,「等下,狗娃,我来拍几张照片。」我退出刚刚进入一点的龟头,退到了一边,大奎拿着手机开始拍照,全身,半身,乳房,乳头,肚脐,阴唇,还有躺着精液的阴道口。他站在床上,高举手机「给你们夫妻两照张合影。狗娃,把他老公内裤扒了吧,老婆都不穿内裤,老公也不穿才恩爱嘛。」

  我一边嬉笑的骂着大奎变态,一边扒掉了男人的内裤,男人的小兄弟蔫儿不拉几的躺在一堆杂草中间。看起来就感觉不是很雄壮。「真几把小,怎么满足得了你这个骚逼老婆,早晚戴绿帽子。不对,现在就在带绿帽子,哈哈哈哈」大奎一边拍照,一边口头上侮辱着男主人。

  直到大奎拍的尽兴了,我才从新回到女人的两腿之间,顶住阴道口,直接发力干了进去,依旧这么紧致,不过可能由于缓冲的时间够久了,这次我没有那么快射精的感觉,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,没有九浅一深,只是杆杆到底,每次送到最深处,感觉再进不去了,才停下退出,然后重新插入。就这样干了一会,我又有了要射的感觉了。于是我赶紧拔了出来,由于大奎精液的原因,女人的阴道口已经附着着一层白色的粘液了。「大奎,帮我把她翻过来,我要从后面干她。」「妈的,刚才太刺激了,我居然忘记了,还是你他妈会玩。」大奎一边说,一边把女人翻了过来。我揉着女人高耸的屁股,弹性真的好,大奎也没闲着,上手来莫女人的屁股,我坐在女人的大腿上,用手掰开女人的屁股,褐色的菊花就露了出来,大奎抢先用手指摸了上去「菊花还挺漂亮的,能操嘛?」「别吧,操菊花第二天早上肯定能感觉到,别搞了,我操B,你摸摸菊花就算了。」说着,我继续掰开女人的屁股,露出下面条深深的阴道,我用鸡巴顶住洞口,开始往里送入,这个姿势夹得太紧,很难进入,我只好加大力量,慢慢的进去一个龟头,突然阻力就没了,我没注意间突然滑了进去。

  紧致的阴道,加上雪白的屁股,夹得我几乎升天。我大力的抽插起来,用力干到最低的时候,有了大屁股的缓冲,柔软的臀肉给了我轻松愉快的感觉,阴道的包裹让我欲仙欲死,没有几分钟,我就忍不住了,我也顶在最里面,发射了我全部的精华。我生生的射了十几秒的时间,感觉要把我的血液都射进去了。

  然后我用力的挤压屁股两侧,在慢慢的拔了出来,出来的时候刚射过精液的敏感龟头,碰到柔软的臀肉,舒服的我直颤抖。我满意的回过头,看到大奎正拿着手机拍视频呢「哈哈,兄弟,你会玩啊,有拍A片的潜质,你去当演员吧,我来当导演,这个婊子当女优。肯定大卖啊。」我笑着站了起来,喘着粗气,大奎递过手机「接着拍,这次我要从后面操这个婊子」说着,大奎也坐在女人的屁股上,提抢就干了进去。

  等大奎和我都第二次把精液射进女人的身体,玩遍了她的全身,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,才想起来外面躺着的保安弟弟李宝成。毕竟就是这个王八把我们抓进了派出所,现在他仰面朝天的躺在我们的面前,我们却想不出报复的办法。打他一顿吧,第二天早上肯定能感觉到。折腾了三个小时,我们拿出准备好的棉签,生理盐水。仔细的擦拭李宝丽的阴道里面,争取不留下一丝痕迹。再用凉水冰了一下李宝丽的阴道口,受到冷水的刺激,微微张开的阴唇立刻合拢,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。接着把她放回床上,给她穿回内裤和睡衣,穿上她老公的内裤。

  在床边喷了一点李宝丽的香水遮挡一下淫荡的味道,最后我们回到客厅,用湿巾擦拭一下李宝成的下体,给他穿回裤子,删除了茶几上李宝成手机里的未接来电。倒掉量杯里的加了药的水,仔细清洗了很多遍,然后又加入等量的自来水放回原处。

  确保一切和刚来的时候一样之后,我们打开门,离开了李宝丽的家。我们回到家,收拾好东西,拿好我们藏的钱。「怎么办,还是去南方打工吗?如果事情败露了大不了回来坐牢,强奸最多3年,没事。犯不着逃跑。」「我有个朋友,在南方沿海城市打拼,说在那里只要你不怕死,可以挣大钱。

  大奎我问你,你怕死吗?」

  「去你妈的,我们这样的人渣,多活一天都是赚的。」「好,既然这样,咱就去南方,跟操不操李宝丽没关系。」「哈哈,如果我又想操她了,我们可以再回来给她买张电影票吗?」「啊哈哈哈」我跟大奎放肆的笑起来,一点也不担心会不会被抓到,毕竟像我们这样的人渣,多活一天都是赚了。

  当天凌晨,天还没亮,我和大奎已经坐上了开往南方的火车,心中充满了期待!

  【完】
评论加载中..